一個非典型產品經理的創業心得
2019-09-10 18:00:37
\
前兩天,一款叫做zao的app忽然刷屏,主打ai換臉視頻,一下子爆到服務器癱瘓。

盡管我知道,這樣好玩的話題產品往往火一把就死,還面臨巨大的隱私、版權壓力,但在那一刻,一種久違的感覺襲來了:看到全新的產品,然后眼前一亮。

兩天后,新浪微博的新品綠洲開始刷屏,形似instagram,神似小紅書,本身并沒有任何創新,但依然引起了激烈的討論。

這個“清爽”社交提的好,有人說,天下苦朋友圈久已。

這當然引發了我的diss,微博做清爽社交,就像波多野結衣說要清純戀愛!

但是或許,天下苦的不是朋友圈,而是在過去漫長的兩年里,我們的互聯網世界已經太久沒有了不起的改變,甚至產品經理這個牛逼閃閃的titie也有點暗淡了。

這兩天,人人都是產品經理網站(app)九周年了,nairo說你可以寫點什么嗎?不用尬吹,就說說你自己的產品心得?

剎那間我忽然有點迷茫:我?產品心得?

其實,辯手李慕陽這個號為業界所知,更多是因為我的文章,在很多人的眼中我就是一個擅長商業分析、非常能寫、整合了很多資源的人,甚至我自己也忘記了……我,其實是一個非典型產品經理。“非典型”是因為至今為止還沒有做出真正為世人所知的產品。

下面是一些心得,緊扣著產品這個主題:

(1)你是一個天生的產品經理嗎,要回首孩提時代,夢想改造世界,愛好分析、喜歡寫作、戰斗意識,對新鮮事物充滿好奇和想象力,想要親自改進創造……也許這些就是產品思維最重要的萌芽。

(2)邏輯分析、戰略戰術、對人性的換位體察,這是產品經理應該日常訓練的習慣,辯論是一種好方式,當然不是唯一的方式。

(3)一切從創新開始。創新并不神秘,只要你抓住某個領域內人們真實的需求和痛點,提供全新的高效率解決方案,假以時日你就會得到他們的支持。

(4)人生是有所謂紅利周期的,處于紅利期的時候,你不需要多努力就可以得到非常亮眼的成就。實現這一點的前提是你要及時調整方向、找對環境,在這件事上“努力”是不夠的,因為選擇遠遠大于努力。

(5)很多時候,你在舒適區待久了,這里穩定、安全、體面,只是變化和機會太稀缺。但是你已經被“體制化”了,你依賴這樣熟悉的環境,會以為一輩子都不會改變。只是有時候,你需要換個環境體驗下,到底哪里才是真正屬于你的王國。

(6)創業就是坑連著坑,世界遠比你想象的殘酷和險惡,每天各種意外不斷發生,資金一天天耗盡,生活如同絞索漸漸收緊……但是即便這樣,你也一定要創業,因為你過的是自己做主、自己承擔的生活。創業沒有成功失敗,你只是選擇了一種生活方式,遠離安穩的舒適區,一個人獨行、自己承擔。

(7)每一個問題,都應該用積極的心態去面對,那么被忽悠的磨難也可能是機會。

(8)不想顛覆bat的產品經理不是好產品經理,就像不想顛覆微信的社交創業者也不是好創業者一樣。有時候我們或許應該學會倒推,假設bat是可以顛覆的,那么應該是在怎樣的條件下……以果推因,層層分解。

(9)任何一個產品,最表層是交互設計,深一層依次是應用場景、功能矩陣、技術能力,直到最深一層是企業無形的商業理解,是底層邏輯。所以你拆解一個場景,要一直拆到他的底層邏輯,可以感受到背后那個產品經理的靈魂內心。

(10)人生中,注定會有一些事情,讓你徹底地沒有退路,與過去徹底地斷舍離,才能破釜沉舟、孤注一擲地前行。

(11)我們是傘兵,天生就是被包圍的。創業者不要怕寒冬,因為天生就應該在寒冬中,只有在時刻都可能斷糧的嚴酷環境中,你對商業的思考才能更加刺骨地深刻。

(12)互聯網就是一個流量買賣的生意,其核心在于獲客成本、留存比例和轉化效率,你要用最少的錢獲得最多的用戶,用最少的錢粘住他們,再用最有效的方式把他們變成錢。當你理解這一點的時候,很多互聯網的講故事、跳大神都變得微不足道。

(13)創業沒有定式,不是說別人都是靠融資,你就一定要靠融資。你最后賺錢的點,可能一開始也沒有想到。

(14)長期對于產品和人性的思考,會讓人變得更加包容,只要不討論道德和意識形態、戾氣就少了很多,思維更加積極開放和靈活,充滿童心和好奇。

(15)對產品的思考不應該是講故事和感性的,我們不僅要看到現象,更要弄清楚現象的概率、數據和背后的邏輯,否則很容易陷入錯把小概率當常態的陷阱中。

(16)對產品的思考或許可以是公式化的。產品效益=((人群規模*需求迫切度*場景頻率)-交互成本-競品效益)*規?;嘸市б?。

(17) 一個產品要想起來,一上來不能備受關注,否則不僅創始人壓力太大、投鼠忌器,而且會成為互聯網觀光團(產品、運營、投資)重點關照的對象,反而不利于生態建設。

(18)無論如何,先跑起來,先跑出數據來,而不是和別人進行“理論較量”,因為這種較量很容易空對空,況且如果別人不想支持你,他可以有千種理由。

(19) 一個產品不能太過“產品經理”導向,而是要從用戶出發,你從產品理論的角度可以說的頭頭是道,但是用戶并不關心你有怎樣高深的理念,他們只關心拿到這個產品能做什么,憑什么下?

比如“可以避免社交信息過載”是一個產品學意義上很棒的理念,但是放在用戶那里并不care。

好友孫康說,也許我的這種需求只是“產品經理的需求”而非用戶需求,因為大多數用戶,微信好友不過數百人,我說的這種社交信息過載他們根本遇不到。

(20)好的產品應該簡單明了,一句話就讓人想用,而不應該太過縝密復雜、定位模糊。好的產品不需要向用戶解釋,它應該自然而然、上手即用,都能從現實生活已有生活方式中找到映射,比如微信替代短信和說話,insta替代相機。如果在現有生活中找不到映射,要費力氣去解釋是什么,那基本也就起不來。

(21)最大的問題是,不能總想著憋大招、一鳴驚人,結果導致產品設計越來越復雜、開發周期無限拉長,卻無法真正檢驗用戶的需求。微信的第一個版本也是毫不經驗的,真正的大招實在迭代很多次之后,小步快跑、快速測試迭代永遠是對的。

(22)很多行業媒體上風生水起的app,其實數據沒那么好,很多你聽起來牛逼的app已經是斷崖下跌、接近崩盤。很多產品經理贊不絕口、逼格很高的產品,其實數據一直低迷,很多看起來low爆了的產品,日活卻一直堅挺。

總體來看,陌生社交的dau大盤在急劇下跌,主打約炮的幾款跌的還慢些,興趣類非常慘淡。用戶更多的時間被內容、游戲類分流。

需求這個東西可以分為兩個層面,淺層次說就是對某一場景具體問題的解決,往深層次說就是人性深處某種固定不變的傾向。有的需求暫時看起來不存在,但是一旦你提供了遠高于已有方案的新方案,當人們適應了新方案帶來的高效率,就會產生巨大的依賴性、進而厭棄原先的方案。

從這個角度說,需求是可以被重新激發的。真的已經沒有需求和痛點了嗎,那人們的生活應該也不會再痛苦了,可為何環顧四周眾生皆苦呢?

(23)過去的規律容易總結,但是面對新的情況你該做什么,卻不是靠規律和方法論就可以的,你需要靈感。很多時候你很容易知道做什么不對,難的是知道做什么是對的。

(24)很多人說我行為犀利深刻,其實是因為我是一個創業者,這些都是實際的創業思考。如果你面對的是明天生死存亡的選擇,稍有疏忽就會把公司待到坑里,那你寫的東西就難免不犀利深刻起來。

(25)idea很多時候沒那么重要,團隊和執行力才是關鍵,一切問題的根本是人的問題。

當然,盡管一個idea很容易被別人想到,但是真正實施起來,戰略戰術的系統、關鍵的細節,每個人玩起來都會不一樣。別人只能猜到你模糊的方向,卻不可能做出真正和你一樣的產品。

(26)有些事情,錯過就錯過吧,也許一開始就注定不屬于自己,只是給自己漲漲教訓、認清弱點。

(27)產品經理的神話時代也開始終結。當張小龍開始說“我從沒說過克制”,當崇拜者們發現他也并非所向披靡、比如短視頻就打得很糟糕時,大家開始重新反思這件事情。做產品就是要改變世界?或許產品經理還可以這么說,只是聲音沒那么自信了。

(28)產品創新乏力,同質化越來越嚴重,運營制勝論開始流行,而且運營越來越“奇技淫巧”,拼團、分銷、裂變、紅包、私域流量開始盛行。當一個圈子到這個階段,證明人口紅利確實已經開始終結,人們的需求逐漸飽和、對新的app缺乏興趣,便宜的流量再也找不到了。

(29)任何時候,一個反常識的項目火了,背后必有隱情和貓膩。他宣傳的可能是某個高大上的故事,但真正賺錢的可能是水面下的另一面。甚至于如此不合常理的項目還能不斷融資,本質其實是洗錢。

(30)人性的基本就是“人的大腦是一灘懶肉”,總想著減少注意力的消耗、獲得更多多巴胺之類的愉悅。所以好的產品要么實用,要么好玩。當實用的效率工具解決各種問題之后,省出來的碎片時間開始用于追求愉悅,這時候單位時間內的娛樂效率至關重要,決定了能否上癮沉迷。

(31)低迷的情緒開始影響整個業界。社交創業群里,討論新項目的人越來越少,討論政治的越來越多。很多行業媒體開始轉變方向,純粹的tmt不流行了,社會熱點、文化和消費成了新關注,純邏輯的干貨不流行了,講故事的“大公司八卦野史”開始盛行。

這時候,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反而成了一股清流,一直都在默默堅持,分享行業干貨,培養行業人才,既不追熱點,也不吃相難看地接大量頭條廣告。

盡管一開始,我認為互聯網干貨這個賽道天花板太低,但當資本風停的時候,我忽然發現這種堅持異??曬?。只有當眾生喧嘩歸于平靜、寒冬天里,我們才能真正做一些自己熱愛并且堅持的事情。

(32)創始人們平時再高光、相處久了也會暴露出致命的硬傷,能不能走下去就看是否能正視這些硬傷,找互補的人去組團。我也開始接納自己的很多弱點,學會割舍和放棄,比如對于太下沉市場的東西我是玩不來的,即便可以理解,也無法感同身受,夏蟲不可語冰。

過去半年,我開始玩vr,一發不可收拾,每天至少在虛擬世界中半小時。眼下的機型還很不完善,無論交互還是內容,在產品經理的角度看都是“問題太多了”。

這忽然點起了我的某種雄心,帶來了某種熟悉的感覺。畢竟,我曾經親眼見證整個3g時代,從最初的功能機、最簡陋的app開始,從微信微博的大戰到頭騰大戰,但這個時代我并沒有拿下最多的紅利。

現在5g要來了,這是遠比4g宏大的變革,我還要再次袖手旁觀嗎?

桌游、聲音社交、社交游戲、標簽分發、拍賣小程序……我已經有太多本該做成的事情沒有做成,但是項目庫還有上百個令我激動的點子沒有被做出來。

我還有機會,用一款產品去證明自己,去兌現童年時代的執念:終有一天,用一個了不起的發明,去影響人類的進程。

我還記得剛開始創業的時候,一直夢想有一天,在上海中心有一件辦公室。我想象著,傍晚時分,頭發泛白的我在深夜下班、坐上高速電梯、手里一杯咖啡,腳下是整個中國乃至世界的經濟心臟。

或許你會覺得幼稚,覺得我是白日做夢吧?那就算是做夢吧,我也要留下這樣一段記錄,許多年后再讀起依然可以淚流滿面、感嘆人生奮斗好時光。

我把這篇文章獻給人人都是產品經理的九周年,也獻給很多我想提、卻最終沒有提名字的人,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和陪伴,謝謝在關鍵時刻的扶植。

也獻給我自己,那個一直在戰斗的少年:“看著我,也告訴我,你的心依舊燃燒著。”

訪問手機端更方便